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往的博客

阴阳平衡,动静皆宜。

 
 
 

日志

 
 
 
 

《名都自古并州》解说词(16—17集:晋商故里)  

2011-10-23 17:23:38|  分类: 晋阳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晋商故里(上)
  公元1644年,起兵陕西的闯王李自成,北上山西,以取京师,一路势如破竹,一直打到了太原城下。饱受明朝官吏盘剥的太原百姓,打开城门迎接闯王。明朝藩王朱求桂被俘,山西巡抚蔡懋德被杀,义军很快控制了这座北方重镇。随后,李自成从太原北伐,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攻破了北京,统治中国176年的明王朝寿终正寝。然而,历史的变化往往具有戏剧性。原来势不可挡的义军,自从山海关一战败给投降清军的吴三桂以后,竟然屡战屡败,最后不得不撤出北京,从河北退到太原。因为太原是长安的门户,所以,李自成离并之前,反复交代守将陈永福“坚壁清野、固守太原。”大敌当前,陈永福首先将太原城里的明朝王氏宗亲杀掉,随后把所有降将及其家属送到西安,以免发生内患。不久,清军包围了太原,尽管陈永福身先士卒,与敌拼战,无奈义军势单力薄,最终,敌人的火炮炸破了高大的城墙,太原由此落入了清军之手。
  清代初年,虽然山西爆发过多次反清起义,甚至有的义军一度曾经攻占了晋祠,直逼太原,可是清王朝已经牢牢控制了作战的主动权,先后剿灭了数支反清义军,巩固了自己的统治。反清斗争由此转入了地下,清军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精心在太原城内修建了两处巩固的堡垒——满洲城。一处在今日的南海街一带,另一处在今日的新城街一带。到了晚清的时候,满洲城多次遭遇水淹,于是,山西巡抚又在今日的小五台一带建造了一个更大规模的满洲新城。
  明朝的时候,太原商人已经足迹半天下。进入清朝,逐渐形成行帮,执全国商界之牛耳。太原商人开辟了三条对外商路:一条是从太原出发,经多伦诺尔,直达漠南;第二条是从太原出发,经张家口,北通库伦;第三条是从太原出发,经归化前往伊犁。他们几乎垄断了清朝与蒙俄之间的贸易。太原商人暴富以后,一边在故乡建起了豪阔的宅院,一边在太原城翻修了豪华的店铺。当时的柳巷、桥头街是北中国最繁华的闹市之一。大宁堂、大德通、清和元、益源庆等商号享有声誉。
  清代早期,实力最强的太原商人是“皇商”。清太宗皇太极未入关之前,太原商人张杰、史大学、王相卿等人就与其建立了联系,他们与满人进行人参、貂皮交易,同时帮助清军收集情报,运输急需物资。清军入关以后,曾以招抚晋商为一大急务,顺治皇帝亲自召见八位晋商,赐张家口房产,隶内务府籍。康熙五十三年(1694年)平定葛尔丹事件时,一批太原商人进入外蒙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地区从事随军贸易,得清廷赏识。后受“龙票”,从事蒙俄贸易;清代中期,实力最强的太原商人是“民商”。一批平民英雄跋涉千山万水,穿越沙漠瀚海,夏则头顶烈日,冬则餐冰饮雪,“饥渴劳病,寇贼虫狼,日夜为伴。”年复一年,终于在大沙漠的尽头,建立了对蒙俄贸易的大市场。
  雍正、乾隆年间,太原府祁县戴家,本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其祖戴光启、戴廷栻名重一时。尤其是戴廷栻,与名士顾炎武、傅山交情甚厚,筑丹凤阁一座,汇聚南北豪杰,意在反清复明,天下武术高手纷纷云集于此,谋图大业,戴家子弟由此得各派武术真传。举义夭折后,戴家子弟无心致仕,以商为业。戴家在祁县、汾阳、太原以及河南南阳都有商号,戴隆邦得武术家传精华,后又学到了心意拳。心意拳的初创者是山西蒲东诸冯(今山西永济市尊村)人姬际可。姬际可,字隆风。姬隆风擅长武术,访名师于终南山,得岳武穆拳谱,朝夕苦练,会其精要,成了当时的武术名家。晚年,姬际可将自创的心意拳传授给了安徽池州人曹继武,曹继武于康熙癸酉武科试连捷三元,心意拳由此声名大震。曹曾担任过陕西靖远镇总兵,晚年退职后,与戴隆邦等人交从过密。戴隆邦生活在乾隆年间,他自幼练习武功,寒暑不辍,众采百家之长,终成一代名师。清代早期,正逢晋商蓬勃发展之际,在人流、物流、资金流的过程中,商帮遇到了两大死穴。一个位于南下湖广,北通秦豫的河南南阳社旗县赊店镇,附近山里土匪啸聚,南来北往的客商常常在此被劫。另一个死穴在东通京津、西达山陕的河北沧州地区,那里豪强林立,经常刁难过往的商贩。心意拳宗师戴隆邦及其儿子戴二闾,以高超的武艺,打通了这两个死穴。今天,在河南赊店,人们津津乐道的便是,当年戴隆帮深入桐柏山中,歼灭了为非作歹的江汉大盗,震慑了山中草寇,浚通了南来北往的商道。在武林中,流传最广的,还有其子戴二闾,押镖经过武术之乡沧州,以一招“美人挂画”征服了燕赵第一高手。从此东进西出的晋商,摆脱了豪强的刁难,正是因为有戴家拳的保驾护航,晋商成为行走天下的第一大商帮。同时,戴隆邦改造了自家设在南阳的商号,组建了“广盛镖局”,邀请好友曹继武、李贞、牛希贤、马学礼等人共同经营镖务,由于英才汇集,买卖兴隆,屡创强敌,遂成为北中国最著名的镖局。戴隆邦生活的年代,正是官商没落、民商崛起的更迭时期。随着清政权的统治越来越稳定,满人开始排斥功高勋著的汉人,早年曾经襄助请军入关的山西八大皇商,成为朝廷排挤的对象,他们的家族日渐衰败下来;与此同时,以太原府祁县人渠同海、乔贵发等为代表的一批平民英雄,依靠自己的艰苦努力,依靠晋省镖行的支持,开始登上中国的历史舞台,成为风云天下的一代财雄。
  今天,晋中平原的祁县、太谷、榆次等地,清代一直属于太原府管辖。这些地方的富商曾经修建过许多豪阔的宅院,有的至今保存完好。
  乔家大院最早的主人乔贵发,原来是一个落魄的庄稼汉,为了谋生,闯荡口外。由于他为人善良,吃苦耐劳,聪明过人,很快在口外站稳了脚跟,随后将挣来的大笔金银运回故乡,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宅院。保存至今的乔在中堂,历史上曾四次扩建:最早始建于乾隆二十年,同治年间第一次扩建,光绪年间第二次扩建,民国年间再次增修,前后历时160年,形成了现在小院20个、房屋300间、占地87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3800多平方米的巨大规模。乔在中堂,聚数城财富于一堂。“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由复盛公商号及其衍生出来的复盛全、复盛西、复盛油坊、复盛菜园、复盛西店、复盛西面铺等包头商号以及京包线上的大中城市不同类型的“复字号”,聚敛了大量的财富,乔贵发及其后人乔全德、乔全义、乔全美、乔映霞等,把数十个城市赚来的钱,大部分收拢到了晋中平原上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里。乔氏在此大起楼院,穿堂筑池,形成了这样一种局面:四合院、穿心院、偏正院、过庭院,院院相连;悬山顶、歇山顶、硬山顶、卷棚顶、平房顶,顶顶凌空;木雕、石雕、砖雕、玉雕,雕艺鬼斧神工;金石、书画、玉器、精瓷、古玩件件堪为珍品。如此大富之家,掩映在乡村极不引人注目的农舍背后,既不显眼造势,又能安享富贵,遥控天下商号。如此建筑布局和艺术风格,充分展示了乔氏望族谨慎从事、大胆拓业、兴雨商界、风云天下的发展脉络。俗话说“富不过三代,清官不到头”,然而乔氏却能兴盛 200多年,繁荣七八代,这要归功于乔氏历代家长以德治世、以儒治家的思想。进入乔在中堂,从“不泥古斋”、“不拘今斋”、“昨非今是斋”、“不得不勉斋”、“自强不息斋”、“一日三省斋”、“退思补过斋”等乔氏子孙斋名以及严格的家训中,我们不难看出,乔氏不仅是商界的成功者,也是成功的教育家。他们教育子孙的思想,足可以与颜氏家训相媲美。
  与乔氏齐名的望族是渠氏。渠家大院早期的主人渠同海开辟了“万里茶叶之路”。他的长裕川茶庄,从东南福建采购红茶,从湖南洞庭湖采购绿茶,从湖北羊洞楼采购花茶,然后穿越大江大河,把茶叶运到故乡太原府。在这里经过包装加工以后,继续北出雁门关,最终运到外蒙、俄罗斯销售。渠同海由此暴富海内,他在故乡修建了规模更大的宅院,号称“渠半城”,渠家大院位于祁县东大街,始建于清乾隆年间,占地5317平方米,建筑面积3271平方米,内有 8个大院、19个小院、 240间房屋。明楼院、统楼院、栏杆院、戏台院等五进式穿堂院,一字排开,依次渐进,院与院之间牌楼、过厅巧妙衔接,两侧分别有深浅不一的配院,意境幽深。整个渠家大院的布局,既有官衙建筑的庄重凝练、主次分明、整体统一、高雅美观;又有民居建筑的实用精致、巧夺天工、细腻合理、玲珑剔透。渠氏望族中,理财能手比比皆是,茶庄、盐店、钱铺、当行、绸缎庄、药材庄等商号中不乏能人巨擘。
  清代的太原府,像乔家、渠家这样拥财百万的豪商不计其数。
  十七、晋商故里(下)
  “山右积习,重利之念,甚于重名,子弟之俊秀者,多入贸易一途。其次宁为胥吏,至中材之下,方使之读书应试。”这是清代一位叫刘与义的山西巡抚在给皇帝的奏疏中,对当时三晋的人才观所作的精辟分析:出类拔萃的人才首选贸易金融;稍为逊色的多作幕府笔吏;中等以下的人才方去读书应试,如此重利轻名之念形成于大一统的明清,此时的山西政治气候冷漠沉寂,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商贸异常活跃繁荣,人才济济、群贤毕至。尤其是清代道光年间平遥人雷履泰天才般地创立票号以后,晋商在全国呼风唤雨,汇通天下。以至后世俊秀,争相攀效,多入商界发展。三晋由此成为海内最富。
  东家多财富,伙计多才干;东家求暴利,伙计求发展。一个天才的东家和一个天才的伙计相结合,就产生了天才般的事业奇迹。平遥达蒲村的李大全是清朝中后期有名的富商,他所开办的西裕成颜料庄是业务遍布全国的大商号。其北京分号的领班雷履泰,少时便以强闻博记著称,中年后久经商海磨练,养成了处事不惊、稳中求变的干练风格,且交际甚广,精明活络。平遥人在京从商者众多,逢年过节,总要托雷履泰往老家捎钱。雷总是热心帮忙,忠人之事。久而久之,雷履泰发现:银两在异地流动过程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生机无限的新产业。用今天的话来说,资本经营也是一种商业。于是,雷履泰说服了东家李大全,在平遥城出资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家票号——日升昌。并选择道光三年(1823)的正月初一这个良辰吉日开张营业。初时,日升昌只是从同乡汇兑的银间中收取佣金,后来又扩大到吸收储银,放贷生财。日升昌的创立,不仅给中国落后的封建经济带来了新的变化,而且在管理制度上首开股份制经营的先河。李财东与雷履泰,各司其职。所有权和经营权相分离,银股与人力股相结合,分配多元化,管理科学化。正是这种生机无限的制度,造就了票号业生机无限的前景。这种经营方式,简易方便,快捷安全,风险性小,很快成为大富之家的投资热点。一度时期内,太原府许多商铺,改弦易辙,开号立票。清人徐珂统计,咸丰、光绪年间票号资产在白银三十万两至八百万两之间的,太原府榆次常家有两个,太原府祁县乔家、渠家有四个,实力最大的是太原府太谷县曹家,竟然有十二个,占了整个晋商大票号的一半。太原府成了北中国的“银窟”。
  榆次常家,在晋商中有“书画世家”“茶叶世家”“外贸世家”和“金粉世家”的美誉。极盛时形成了占地60万平方米,房屋4000余间,楼房50余座,园林13处的宏大宅院。是晋中平原上名副其实的名门望族。遗留至今的常家大院,是一座集人文建筑与山水园林于一体的精品图画。常家大院有两种底色:一种是灰色,一种是绿色。灰色无疑是大片大片的人文建筑群落,街市,石道,牌楼,四合院,房屋,戏台组成了常氏家族的生活区。二百多年来,繁衍不断的常氏家族,就按照传统的礼序标准和道德规范世代生活在其间,时至今日,虽然人去楼空。但那大片大片规整的灰色建筑群落,为我们完整地保留了明清年间儒商老宅,独特的历史文化空间。另一半绿色的图画,是常家的休闲区,也就是被称为“中国北方最大私家园林”的常家园林。其中的静园,初建于乾隆嘉庆年间,完成于光绪初年,正是我国造园艺术水准的高峰时期。而且庄园主人数代不息来往于江南与大漠之间,这就注定了静园所具有的精致,肃静,空灵,通透的人文写意山水风景式的高雅格调。和融北派质朴大方与南派小巧细腻于一体的特色,具有浓郁的自然美和人文美。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布局上,无论亭阁建筑,还是山水经营,都显示了“华北民居第一园”的宏大而精美的气派。
  常家庄园最美的是“三雕”,即:砖雕,木雕,石雕作品。木雕作品,主要体现在梁枋、檩条、爪柱、斗拱等主要构架和撑木、挑头、梁垫、雀替、挂落等构件上。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平平安安,福禄寿喜,鹤鹿回春。百世其昌等等吉祥的意愿,转化成为有形有图的木雕作品。砖雕作品,除了雕花、雕窗、雕照壁、雕八卦云鹤之外,常家庄园最让人惊叹的是,把千古美文用砖雕的形式,镌刻到了城门楼的两壁。使客人尚未进门,就感受到了眼前的这座大院。常氏传人,尤其是常赞春、常煦春特别喜爱诗、词书法。所以在他们在世的时候,就命令工匠巧夺天工把这两幅传世美文雕刻在常家大院的大门两边。使我们后人可以看到,不仅仅领略到这两篇美文的深刻内涵,可以看到这种砖雕艺术作品的惊人动魄的力量。不仅仅是一座财雄天下的晋商古堡,更是一座傲视朝野的艺术画廊。
  “太谷灯节久闻名,不逊苏扬比帝京。”历史上的太原府太谷县,豪门林立,巨富成群。每年正月十五,成了大富人家的赛灯会。每每领风气之先,屡屡拔了灯会头筹的,便是北洸村的曹家。曹家灯笼,忽而是得山水灵韵的江南花灯;忽而是得帝王之气的北京宫灯;忽而又是得化外洋气的异国名灯。一年一个新花样,太谷人享尽了眼福。
  如今繁华褪尽,富贵烟消。走进曹家大院,我们只能看到,当年争奇斗艳的名灯,如今只剩下厚土沉积的骨架。一如沉淀至今的晋商,除了一座座空宅大院,其余鲜活的一切,全部留在了历史的记忆中。曹家大院最早的主人曹三喜,汇入了到口外谋生的人流中。出乎人意料的是,他裹挟着朝阳县巨额的财富,回到了小村北洸。买下了村中最好的地皮,历经几年苦心经营,一座城堡似的家族院落,崛起在祁太盆地上。这座宅院特别醒目,这是因为院中有三座高达几十米的风水楼,与远处的凤山遥遥相对,争雄斗势。附近村人都知道,凤山的高度,是天然形成的,是太谷的风水宝地;而曹家风水楼的高度,是财富堆积成的,它占尽了太谷的风水。
  曹三喜的暴富以后,仍能像穷人一样,保持着俭朴的作风和强烈的进取意识。尽管曹家陆陆续续添置了不少高档家具,添置了不少金银饰品,但在主人曹三喜的心目中,最珍贵的家当,并不是价值连城的金银摆设,而是当年创业时的简单工具:耕地的耧耙、卖菜的筐子和做豆腐的磨盘。曹三喜,像供奉圣品一样,把这三样东西供奉起来。逢年过节,一边摆弄这几样“圣品”,一边教育自己的子孙。从一定意义上说,曹三喜,在曹家的历史上,扮演着不简简单单是一个创业者的角色,而是一个教化者。他的儿子,正是在父亲的身传言教之下,继续把曹家的巨额财富变成了商业投资,朝阳城,大同城,太原城,北京城处处有了曹家控股的商号。北洸曹家,如果说在曹三喜时代,财富积累到一定高度的话,传到儿子的手中,财富已经有了惊人的深度和厚度。原来的高档家具,变成了极品家具;原来简单的金银饰品,被稀世奇珍所取代。象征豪阔的金马车、传世瓷器,名人字画、江南绸缎,如山一般,堆满了原来空旷的房间。
  购置的海内外奇珍越来越多,旧东西淘汰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在曹三喜心目中,视为传家三宝的耧耙、筐子、磨盘,传到了子孙手里,变成了碍手碍脚的垃圾,被子孙们无情地扔掉了。至此,曹家创业发达的精神财富,被富贵发达的子孙,一脚踢出了门外。明清年间,抽大烟,吸鸦片,似乎在晋中平原上很盛行。农民们,不种粮食,大量种植鸦片,自然是因为鸦片获利颇丰的缘故。当年张之洞就任山西巡抚时,发现一个怪现象:每逢灾年一到,晋中平原上要饿死很多人。这些人并不是家庭贫困所致,而是屋里囤积了大量的鸦片和银子,却买不到粮食,最后活活饿死。曹家的产业很大,分布很广。东北的高梁源源不断输入了曹家的粮仓,江南的大米滚滚如潮运进了曹家的大院,本地的鸦片几乎被曹家买断,像山一样堆满了平原的豪宅和山间的别墅里,吃不完的粮食,享受不尽的大烟,这种神仙般的日子,不仅让附近村民们羡慕不已,而且使很多作威作福的地方官,也对曹家的幸福生活垂涎三尺。
  时局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东北日俄战争爆发,曹家的商号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运输高梁的通道断了,江南不停地发生兵乱灾荒,大米的供应捉襟见肘。附近村庄里,收获的只是鸦片,而不是粮食。富可敌国的曹家,渐渐出现了生存的危机。曹家的老老少少,只能在吸烟的幻觉中,忘掉破产的商号,被人强占的粮田,令人痛苦的透支,特别是兵荒马乱的时局……国家不幸晋商幸的传奇神话终于破灭了。兴盛了两百多年的太谷曹家,在内忧外患中,走到了历史的尽头。
  榆次常家、太谷曹家,是晚清太原府巨贾豪商的真实缩影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