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往的博客

阴阳平衡,动静皆宜。

 
 
 

日志

 
 
 
 

【转载】《中国文物地图集.山西分册》出版  

2008-01-09 09:58:07|  分类: 晋阳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有地图才是它们的“家”
时间:2007-06-04 来源:山西新闻网 山西晚报

    《中国文物地图集・山西分册》昨日于北京故宫面世,详细记录全省文物家底,但其中近百遗址已消逝不见只有地图才是它们的“家”。

     从旧石器时代的芮城西河渡文化,到近代的古木建筑,山西的“文物地图”广阔而珍贵。但在其中,却也有不少“图标”在种种原因之下变成一个实地再也找不到的符号,令人异常感慨。

    6 月3日,由中国文物地图集总编委会、山西文物局举办的“《中国文物地图集・山西分册》首发式暨新闻发布会”在北京故宫内隆重举行。该书经过山西文物工作者 19年的编写,全面记录了山西境内已知、现存的不可移动文物的具体位置和现状,堪称“山西文物的百科全书”,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包括山西境内近百个“古遗址”的详细资料,这些“古遗址”如今已经全部消失,仅变成地图集上的一个标识。[故宫发布]

    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我国文物考古界的专家们对《中国文物地图集・山西分册》给予了高度评价:材料详实准确,内容严谨认真,真实完整地反映了山西文物的原貌和价值,无论是成稿质量还是编撰水平,都体现出文物大省的一流水准。

     山西省文物地图集的编委之一、山西省文物局局长施联秀介绍,“该地图集由概述、序图、专题文物图及说明、市区县文物分布、重点文物、文物单位简介和文物单位索引等部分构成。全书收录了我省境内地上、地下不可移动文物共18642处,含子目则达20585处,其中古遗址和古墓葬8621处、古建筑7223处、古窟寺及石刻1234处、近现代重要史迹1342处、近现代代表性建筑及其他共222处,是《中国文物地图集》丛书中收录条目最多的省份,记录了从远古的旧石器时代开始至上世纪80年代我省的不可移动文物。”的确,翻开这本集萃了山西文物工作者智慧和心血的地图集,山西各地的文物家底一目了然。

    但其中消失的遗迹也令记者吃了一惊。翻开图集,仅仅是太原市,粗略统计之下,消失的“古遗址”数量就有40多处,如位于柴市巷的马王庙、姑姑庵,东缉虎营的傅公祠,永济路的王若飞故居,晋源区的太原府城遗址等等。其中不乏价值可观的“遗址”,而整个太原古遗迹数量为330处。[记者寻访]

    根据《山西文物地图集》的介绍,记者曾于日前专程走访了太原市柴市巷。现在的柴市巷,夹杂在繁华的闹市区内,两旁高楼林立,这条小巷的历史渊源早已被人们忘却,又有谁能知道这里曾经有个“姑姑庵”和“马王庙”?记者在《山西文物地图集》上看到,“姑姑庵”建于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位于柴市巷6号,占地面积约1000平方米,殿内原供奉一尊圣母碧霞元君木雕像,现在这尊木雕像虽然已经搬迁到省博物院,但“故地”却杳无踪影,只能看到一排诸如理发和拍摄婚纱照的商铺,昔日庙宇的痕迹荡然无存。

    柴市巷社区的王玲主任告诉记者,“听老辈人说过,以前这儿确实有些文物古迹,但具体的位置和存在意义还真的不清楚。在上世纪90年代,这片地区进行改建,有些是驻地单位,有些是开发公司同意开发的房地产项目。”本想走访附近的老居民,但王主任却遗憾地说,他们因为拆迁问题,早就搬走了。随后,记者根据王主任提供的线索,致电迎泽区开发公司时,对方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而在太原市尖草坪区,曾经拥有夏商文明的踪迹,1954年,考古工作者在光社街道光社村南约100米处,发现了“光社遗址”,1956年正式挖掘,该遗址面积约2万平方米,出土有泥质灰陶和夹砂灰陶片。但据负责编撰《地图集》的山西博物院发展部副主任梁育军介绍,他曾专程到该遗址进行调查,只可惜,这片记载着古文明的土地上,已经被某企业征用,变成了职工小区。

类似例子比比皆是,令人百感交集。[原因探讨]

    为何现代人在守护“古遗址”上的能力如此薄弱?负责编撰《地图集》的一位专家分析:“该书是对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做的总结。20多年了,山西的城市和乡村都有变化,我们在编撰的过程中,还不断地翻阅解放前或文革前的地图进行核对。可想而知,这么多年来,‘古遗迹’也在风雨变革中艰难坎坷地走来。从某种程度上讲,‘古遗址’消失都有很多原因,除了人为破坏以外,建设是最关键问题,因为城市化建设和文物保护之间产生了必要的冲突,在取舍之间各种矛盾才会竞相发生。要知道,大部分遗址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消失的,当时正赶上城市化建设的关键时期,再加上人们对文物保护的意识比较淡薄,所以‘古遗址’ 才没有得到妥善的保护。这些年,人们对文化遗产的保护越来越重视了,各部门有意识地去调整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之间的矛盾,因此这一现象得到了有效地改善。而《中国文物地图集・山西分册》的出版,为城市建设提供了科学的指导依据。”

    越古老的城市,类似的问题就会越突出。纵览中华大地,不断传来文物古迹“消亡”的新闻:定海老街区面目全非,襄樊古城墙夷为平地,福建三坊七巷遭到建设性破坏……就连荟萃了传统文化和古代建筑精华的四朝古都北京,近年内就经历了赵紫宸故居、粤东新馆、曹芹故居遗址及孟端胡同四十五号院果郡王府的消失,而像土儿胡同和明亮胡同等成片街区也在阵阵工地轰鸣声中销声匿迹。

    其实,城市要建设,旧区要改造,与保护文物古迹并不矛盾。一位文物专家告诉记者,以法国为例,巴黎老城区被原封不动地保留,任何人很难毁掉这里的一砖一瓦。走在16世纪建造的古桥上,欣赏风景旖旎的塞纳河,聆听巴黎圣母院的钟声,穿行于路易十六时期的小巷,让人们恍若回归过去;与此相对应,巴黎市政府在东面建了拉德芳斯内新区,这里与纽约、东京等现代之都别无二致。众多跨国企业的总部大楼昂然耸立,游人乘坐全透明的观景电梯,瞬间升上超现代风格的拉德芳斯大拱门顶部,远眺旧城凯旋门,古老与现代在这里得到统一。

    是啊,保护历史遗址本来就应该是后人的使命,但在热火朝天的现代城市建设中,却成了异常突出的尴尬,其实二者之间并不存在绝对冲突,根本原因是建设者们的规划思路,如何将二者合而为一。只有这样,才会有特色亮眼的城市,也才不会愧对我们的祖先。
  评论这张
 
阅读(8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