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往的博客

阴阳平衡,动静皆宜。

 
 
 

日志

 
 
 
 

平定西回村——古村与佛门圣地  

2008-01-29 13:04:07|  分类: 摘录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绿色掩隐中的山西省平定县西回村,你随便一打听被评为“山西省十大林业精品工程”的寺垴山生态经济林绿化区,那些热情好客的老少爷儿们都会给你指点引路,同时还会给你讲一段他们亲自奋斗的动人故事。但是,要询问这座被村人称为灵山的宝地,探究它更深的历史,挖掘它更深的内涵,能知其一二的人,可就屈指可数了。之所以这座灵山宝地引起了我的兴趣,第一,源于我为西回村编修村志,耳闻目睹了众多的传说故事和历史遗迹;第二,源于平定天宁寺双塔(西塔)地宫内出土的《大宋平定军葬舍利佛骨塔铭》。
    (一)古村已逾两千载 灵山遗迹历历见
    西回古村遗迹位于今主村西部焦(樵)山岭下(此岭西起西回穆家掌东至舍利山,连绵起伏,约两公里)的向阳处。20世纪60 年代,村民曾在这一带发现了先人居住的遗迹,并挖掘出了数件使用过的石器,随后还出土了刀币、古陶、青铜器皿等物,据有关部门推测考证为秦汉时期之物。由此可见,西回村的历史至少在2000年前。另据舍利山上残碑记载,山上旧曾建有寺庙“晚唐之人历有修葺”,说明山上寺庙在初唐或更久就已经存在,而且山下香客庶民便繁衍甚多,否则怎么能“历有修葺”呢?也许是后有了“造册寺”名的缘故(见后),不久山上寺庙全部遭天火焚毁,频繁的战乱和不稳定的社会,使得舍利山寺庙的烟火逐渐飘散。宋代,中国佛教在中央集权下开始了稳定和演变,佛教逐渐儒学化,佛教的发展成了皇帝统治国家重要工具,礼教超过了佛教本身的意义。所以,在宋代虽然给了佛教一个适度发展的条件,但决不容许其过渡膨胀或走向惑众邪途,以危害国家中央集权的实力,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因此,在宋代,舍利山经历了两次感恩皇天的大事:一是发生在淳化5年秋天的东头供奉官知平定军事兼城内巡检谭延德奉旨到舍利山寻访舍利;二是发生在治平元年的英宗亲赐“敕赐寿圣之寺”石刻碑立于舍利山上。需要说明的是,在此其间(990—1064)的74年中,山上已经又恢复了一座寺院,要不皇帝怎么能赐一个荒山秃岭叫“敕赐寿圣之寺”呢?既然有皇帝亲赐龙书,那么寿圣寺之香火一定在舍利山上萦绕不绝。岁月流逝,天下更替,寿圣寺再次断续香烟。明万历三十九年《迁修寿圣寺碑》记载,“迨有成化而后,整饰颇疏,遗址又堪存矣?”于是,村人便将寺迁修于今对凤岗。在此以后的岁月里,人们在舍利山上看到的就只有残砖片瓦了。

    (二)舍利灵山入《州志》 灵山真有舍利子
    清光绪八年版《平定州志》“域地山川”卷载有“舍利山,在州东南六十里西回村,上有舍利子,形似五谷,色泽光润,有宋治平、明成化碑记”,遗憾的是这两通碑今已不复存在,失却了对舍利灵山上确有舍利子的有力佐证。所幸的还有一点,就是村里的老年人传说,他们小的时候,上地干活经常到山上捡一些晶莹透亮的小石子(传说中的舍利子)含在口里就能解饥渴,或者遇到上火牙痛,上山捡舍利子含在口里便可解痛。也许现在科技的发达,人们生活水平也高了,上地可以带矿泉水或者饮料了,牙痛可以用消炎止痛药了,所以山上的宝物也就忽略了。但我倒是去山上寻觅了,其一,我对舍利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无所知;其二,找到舍利子的准确位置到底在什么地方?说法不一。所以我也就空手而归。
    (三)世间舍利知多少 舍利灵异处处有
    舍利到底是什么?世间真有舍利吗?要有,又能有多少呢?带着这众多疑问,我查阅了好多佛学资料和典籍,不仅谈不上明了,而且越发把我带入了神秘和迷茫之中。
舍利,[梵sarīra;Buddhist relics] 又作“舍利子”。舍利子印度话叫做驮都,也叫设利罗,译成中文叫灵骨、身骨、遗身,是一个人往生,经过火葬后所留下的结晶体。佛教称释迦牟尼遗体火焚后结成的珠状物。不过舍利子跟一般死人的骨头是完全不同的。它的形状千变万化,有圆形、椭圆形,有成莲花形,有的成佛或菩萨状;它的颜色有白、黑、绿、红的,也有各种颜色;舍利子有的像珍珠、有的像玛瑙、水晶;有的透明,有的光明照人,就像钻石一般。《法苑珠林》(唐释世道编)舍利篇引证部说,“舍利有其三种:一是骨舍利,其色白也;二是发舍利,其色黑也;三是肉舍利,其色赤也。菩萨罗汉等亦有三种。若是佛舍利椎打不碎,若是弟子舍利椎击便破矣。”而在《浴佛功德经》将舍利分为:一、生身舍利,又称身骨舍利,是佛的遗骨;二、是法身舍利,又称法颂舍利,是指佛所遗的教法、戒律。另外,还有真身舍利与影骨舍利之分,从佛肉身上遗留下来的舍利,称之“真身舍利”,用其它材料仿制或代用的舍利,称之“影骨舍利”。在佛教界影骨舍利与真身舍利有同等的地位。在法门寺地宫出土的四根佛指舍利中,有一根为释迦牟尼佛真身指骨舍利,其余三根为唐代用玉石等复制的影骨舍利。赵朴初先生说:“一月映三江,不一亦不异。”影骨舍利应受到与真身舍利相同的供养。
    此外,珠状舍利状如米粒,亦可用米粒、珍珠、宝石代替。《如意宝珠金轮咒王经》说:“若无舍利,以金、银、琉璃、水晶、玛瑙、玻璃等造做舍利(中略)。行者无力者,即至大海边,拾清净沙石即为舍利。亦用药草、竹木、根节造做舍利。”可做舍利替代物的东西远不止这些,而且不必一定仿制成舍利形状。在印度、尼泊尔等国随手可拾的菩提叶就是常用的舍利替代物。经书上说也有一些舍利是由从天上掉下或地下跑出来的,有的是由油灯里生出,或由花朵生出的,还有一种是诚心供奉礼拜求得,甚至有舍利之中再生出舍利子的。而真所谓“心中有佛祖,遍地有舍利。”
那么,传说中佛陀留下的八万四千颗舍利,现在何处?传入中国又有多少?山西有那些宝塔安葬?西回舍利山上的舍利又是什么呢? 这些谜中之谜怎么才能探究清楚呢?
《法苑珠林》(唐释世道编)舍利篇分法部第四说:“时八国王共诤舍利。有一大臣名优波吉。谏八国王。何为兴兵共相征伐。尔时帝释即现为人。语王言。我等诸天亦当有分。若共诤力则有胜负。幸可见与勿足为难。尔时阿耨达龙王。文邻龙王。伊那钵龙王。语八王言。我等亦应有分。若不见与力足相伏。时臣优波吉告言。诸君并止。舍利宜共分之。何须见诤。即分为三分。一分与诸天。一分与龙王。一分与八王。分瓮受一石余。此臣以蜜涂瓮里。以瓮量分。诸天得舍利还于天上。即起七宝塔。龙得舍利还于宫中。起七宝塔。臣优波吉着瓮舍利。并瓮亦起宝塔。灰及土量得四十九斛。亦起四十九宝塔。阇维处亦起宝塔。高三十九仞(一仞七尺)。 ”
200多年后,阿育王统一古印度,造八万四千塔,每亿家送一塔,华夏得十九。
附:中国古代十九座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塔分布表
编 号   古代地名   塔 名 朝 代   现地方名字   备 注
1 西晋会稽 贸县塔 西晋 浙江省绍兴
2 东晋金陵 长干塔 东晋 江苏省南京
3 后赵青州 东城塔 赵 山东省淄博 
4 姚秦河东 蒲板塔 周 山西省芮城寿圣寺
5 周岐州 岐山南塔 周 陕西省扶风法门寺
6 周瓜州 城东古塔 周 甘肃省嘉玉关 
7 周沙州 城内大乘寺塔 周 甘肃省敦煌大乘寺
8 周洛州 故都西塔 周 河南省洛阳白马寺
9 周凉州 姑藏故塔 周 甘肃省武威县 
10 周甘州 山丹县故塔 周 内蒙自治区山丹县 
11 周晋州  霍山南塔 周 山西省临汾
12 齐代州 城东古塔 齐 山西省代县
13 隋益州 福感恩寺塔 隋 四川省成都感恩寺
14 晋源州 古塔 晋 川成都晋源 
15 隋怀州 妙乐寺塔 隋 河南省沁阳
16 隋并州 净明寺塔 隋 山西省太原
17 隋并州 俞杜县塔 隋 山西省太原榆次 
18 隋魏州 临黄县塔 隋 山东省临黄县
19 隋郑州 超化塔 隋 河南省郑州 
    这样看来,山西平定的西回焦(樵)山是无舍利了?那么,所列的19座塔下就真的瘗有舍利吗?我不敢妄言。资料显示的是,目前只有在陕西扶风和北京尚珍藏着佛指舍利和佛牙舍利。心存疑虑的是,倘若西回舍利山是古人杜撰出来的,那么在那样文化落后的时期,能想出或搬来这样一个外来词,也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请看几则关于舍利子的记述:
汉法内传云:明帝既弘佛法,立寺度僧。五岳山馆诸道士等,请求捔试释老优劣,道经以火试焚,随火消烬。道士众首费才愧耻自憾众前而死。张衍启寤竞共出家。于时,西域所将舍利,五粒五色,直上空中,旋环如盖,映蔽日光。摩腾罗汉踊身高飞。居空如地,履地如空。神化自在为众说法,天雨宝华散佛僧上,天乐异音大众同闻。度人无量,广如下破邪篇说。魏明帝洛城中本有三寺,其一在宫之西.每系舍利在幡刹之上,辄斥见宫内,帝患之将毁除坏。时有外国沙门居寺,乃赍金盘成水,水贮舍利,五色光明腾焰不息。帝见叹曰:“非夫神效安得尔乎?”乃于道东造周闾百间,名为官佛图精舍云。
    这是记载最早在中国出现舍利子并显灵异的文字。
    其二是:吴孙权赤乌四年,有外国沙门康僧会,创达江表设像行道,吴人以为妖异。以状闻之。权召会问:“佛有何灵瑞。”曰:“佛晦灵迹遗骨舍利应现无方。”权曰:“何在?”曰:“神迹感通祈求可获。”权曰:“若得舍利当为兴寺。”经三七日至诚求请,遂获瓶中。旦呈于权,光照宫殿。权执瓶写(泻)于铜盘,舍利下冲盘即破碎。权大惊异:“希有瑞也。”会进曰:“佛之灵骨,金刚不朽,劫火不焦,椎砧不碎。”权使力者尽力击之,椎砧俱陷,舍利不损,光明四射耀晃人目。又以火烧,腾光上踊作大莲华。权大发信。乃为立寺,名为建初,改所住地名佛陀里。
  孙皓虐政,将欲除屏佛法,燔经夷塔。有信谏曰:“且少宽假,知无神验诛除不晚。”皓从之。召会曰:“若能验现于目前,助君兴之;如其不能,将废加戮。”会曰:“佛以缘应感而必通,即冀给假请效不难。”皓与期三日。于时,僧众百余同集会寺。皓陈兵围寺刀锯齐至,克期就戮。僧恐无灵先自缢者。会谓众曰:“佛留舍利止在今时,前已有验,今岂罔哉。”恰期便获。乃进于皓:“此是如来金刚之骨,志诚贲获。击以百钧之杵终无微毁。”皓曰:“金石可磨枯骨岂坚,沙门面欺只速死耳。”乃更置之铁砧,以金椎击之,金铁并凹而舍利如故。又以清水行之,舍利扬光散釆,洞烛一殿。皓乃欣欣服信,革诚膺化。
这是最详尽的记载舍利子可诚心求得,质坚如是的事实。
在《法苑珠林》里还记载了两晋和南北朝时期多起获得舍利子,并显灵验的事件,但舍利子的来历好像都不很明确。
“舍利东流绵历帝代,传纪所及略陈万一。”在所有帝王中,由国家兴塔供奉舍利者,莫过于隋代。仅隋文帝就在二十八州立佛舍利塔,并使五十三州感瑞。
  其中雍州仙游寺、岐州凤泉寺、华州思觉寺、同州大兴国寺、泾州大兴国寺、蒲州栖岩寺、泰州岱岳寺、并州无量寿寺、定州常岳寺、嵩州嵩岳寺、相州大慈寺、廓州连云岳寺、衡州衡岳寺、襄州大兴国寺、牟州巨神山寺、吴州会稽山寺、苏州虎丘山寺此十七州寺起塔出打刹物及正库物造。秦州、瓜州、杨州、益州、毫州、桂州、交州、汝州、番州、蒋州、郑州此十一州随逐山水州县寺等清净之处起塔出物同前。
    再看舍利感应记二十卷隋王邵撰的一则故事:杨坚在未做皇帝前,有婆罗门沙门来到宅上,献出舍利一裹,说:“檀越好心,故留与供养。”沙门便离去。过后,杨坚与一个叫昙迁的沙门分别在手掌中数舍利,一会多一会少,准没定数。昙迁说:“曾听婆罗门说,法身过于数量,不是世间所测。”于是制作了七宝箱安置了舍利子。神尼智仙对杨坚说:“佛法将灭,一切神明今已西去。儿当为普天慈父重兴佛法,一切神明还来。”其后,北周大灭佛法。而杨坚记住了神尼的话,确信“我兴由佛。”于是在天下舍利塔内都为神尼塑像。杨坚称帝后,带着皇后于京师法界尼寺,造连基浮图以报旧愿,并安置舍利。开皇十五年季秋之夜,有神光自基而上。右绕露盘就像练炉的火焰。十天之内出现四次。皇帝在仁寿元年六月十三日他的生诞之日,到仁寿宫仁寿,降旨:“岁岁于此日深心永念,修营福善,追报父母之恩。”因此请了延很多有大德的沙门与之论至道,决定在国内各州选“高爽清静”三十处,各起舍利塔。
  皇帝于是亲自从七宝箱内捧出三十粒舍利放置在御案,与诸沙门烧香礼拜。愿弟子常以正法护持三宝,救度一切众生。然后取金瓶琉璃各三十,用琉璃盛金瓶,将舍利盛装。熏陆香为泥,打印以封。三十州同于十月十五日正午,入于铜函石函,同时起塔。沙门分别将舍利奉送各州。沿途佛道俗民都烧香举幡、吹打奏乐、扫洒道路,尽诚竭力奉迎舍利。
其后,所记灵瑞数不胜数,或真或假不可考证。
  皇帝在此后十日之内,几次在用膳时从牙齿内得到舍利,皇后也是这样。没过二十日,宫内就得到舍利十九粒。
    原来皇帝这样的虔诚就能在自己牙齿里得到舍利,那么西回的舍利山就不能有一位虔诚的高僧感动佛祖吗?
    虽然以上的故事很大程度上是在为皇帝歌功颂德,可以说那是配合当时的形势宣传,但是西回的这座山为什么就不能赶赶形势呢?
    在唐代,诸帝对于佛教的态度,真正处于敬仰的较少,而普遍的是从政治上考虑,并且集中表现在对于儒释道三教关系的安排上。虽然这样,但是唐代著名高僧玄奘,历时十七年,亲履110国,从印度带回梵经520荚657部,无疑是真正的法身舍利。在此不多赘述。
舍利是这样的神秘莫测,在当今科技这样发达的时代,也每有舍利灵现,有好多著名的法会就有天降舍利的说法,而且还有记载虔诚弟子卧床边、头发间、饭碗里、身体上处处可见舍利的灵异现象,更奇特的是舍利子小的可以长大,一个可以生好多。
   (四)地宫藏碑大揭秘 西回原名西丹回
    公元2005年,平定县对天宁寺双塔进行复原修缮,揭开了好多未知之谜。其中,宋至道元年(公元995年)瘗于西塔地宫的一通古碑再次证明了西回舍利山其历史的久远。也证明了是山是村是寺与皇家国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碑文如下:
大宋平定军葬舍利佛骨塔铭并序
平定军判官兼通判将仕郎试秘书省 书郎吴表修撰

    我佛以真空教播无量劫开济群俗 ,启迪迷津 ,俾其慕正觉, 发精进之念;瞻实相,励勤行之志。广大教化,可得名乎?
    平定县西丹回村,地名焦山。或曰是山有舍利。城中官属未迹其始。不期,格于天聪,倏下明诏,知军事东头供奉官临海谭公,名曰延德,ZHI 奉纶言,登山寻访,乃命毳徒GOU 老之人询其故事,终莫得之。然披沙掬土,临波澄汰,简其最者伍万颗圆明贞白、如圭玉之莹,用白金范器以盛之,差教练使董淘诣阙进纳。所收骨殖取候圣旨行。人言旋传。
宣札子至谭延德,锡赉银壹佰两,其骨殖任便收葬者。如是, 河朔之人取赎舍利者,道路继踵,不可胜纪。
    至道元年正月二十有三日,城中官吏、僧徒、士民等,具幡花威仪,迎引至寿宁寺。香灯供养之际,是日午时,对寺正南五色云见,自第二之日三之日。每以巳午间彰彩垂天,瞻视如堵。若乃生信、心求佛惠者接武而至。
    知军谭公、监押尚公、邑民张能频夜感梦,灵祥不一,未能具载,颇见烦文。以其年二月丁丑朔十有五日辛卯,垒塔葬佛骨并舍利于寺之西南隅十步余。俾诸刊石纪事,庶其谷变陵迁。
乃为铭曰:“ 舍利未出, 焦山苍翠 ; 佛骨既见, 五云呈瑞 。 格于天聪,NIE 存名氏。 建宝塔兮,归葬穷泉;刻贞石兮,万古铭志。
    (以下人名略)
    碑文的大意是说:平定县西回村,在焦山脚下,这座山在传说中有舍利子(故名舍利山),但是到底什么时候有此传说?在平定的官方文书中找不到一点记载。没想到的是,龙恩忽降,时任平定军知军事东头供奉官谭延德奉旨亲去焦山寻访舍利子。因为是奉旨行差,所以此次寻访规模宏大,所带人马,年轻力壮的上山挖掘,年老体弱或身体有残疾的就到西回村探询有关舍利子的故事,但最终的结果是一无所获(看来传说一定久远!)。于是谭公便带领人马在传说中有舍利子的地方虔诚挖掘,将那些沙土捧到山下泉水之处,精心淘洗,选出其中最好的五万颗又圆又白又有光泽像宝玉一般的美石替代舍利子,用银器盛装。然后派教练使董淘前往皇宫进献。同时,还挖到佛骨一具,一并上报等候安葬办法。不久,在西回焦山挖出舍利子和佛骨的事就开始传开了。随后,就传下圣旨给谭延德并赏赐白银壹百两,另其妥善安葬佛骨和舍利子事宜。一时间,黄河以北地区来访求、赎买舍利子的人摩肩接踵,布满道路,不可计数。至道元年(995)正月廿三日,平定城的官吏、僧徒、士民百姓等都备办了各种旌幡、纸花等执事仪仗,将挖掘到的舍利子和佛骨奉迎到寿宁寺(今天宁寺)。就在当日午时焚香燃灯举行供养仪式的时候,突然灵异大现,在寿宁寺正南天空出现五彩祥云,而且在此后的三天内在巳时到午时之间,都有灵光出现。当时来此观看祥云和跪拜舍利子、佛骨的人特别多,连起来就像城墙一般。有对佛信仰的,有乞求佛祖保佑想得到恩惠的一批接一批。知军谭公、监押尚公、邑民张能经常做与舍利子、佛骨有关的梦,而且还有很多灵祥出现。当年二月丁丑十五日辛卯,在东头供奉官知平定军事谭延德主持下,在寿宁寺西南角十余步的地方建塔,安放佛骨、舍利。
那么这通碑到底能解多少未知之谜呢?

    1.西回原名西丹回,至于起名根由不可妄谈,此名在宋治平元年(1064)立于西回舍利山上的敕赐寿圣之碑中也出现。
    2.天宁寺西塔地宫的舍利子和佛骨是西回舍利山取回无疑。
    3.西回焦山有舍利的传说远在宋代以前,不可能是百年之内流传的,否则,怎么会“询其故事,终莫得之”呢?

    4.西回舍利山是一座灵山,在宋代山上林木郁郁葱葱,四时苍翠,可谓“ 舍利未出, 焦山苍翠”。
    5.校正了光绪版《平定州志》对天宁寺记载的一大误笔。原文为:“天宁寺,在下城,宋熙宁年间(1068—1078)建,赐名天宁万寿禅林......”而从西塔地宫的碑看,至少在至道(995)前就是名寺,叫万寿寺。
    (五)古寺改名造册寺 开刀先斩王和尚
    为了更具体的说明西回这座舍利灵山不可考证的悠久历史,我这里先选择一个传闻很久的民间故事。
    舍利山,现名寺垴山,乃西回村主山。这里山深林茂,古木参天,山顶有寺院一座。寺内僧侣众多,每日晨钟暮鼓,诵经念佛。寺下有一泉眼,清水潺潺,顺洼而下。此洼至今还叫顺水洼,山后石缝中有一种石子,形如蛇卵,小如豆粒,晶莹光亮。盛夏三伏天,含在口中满口生津,能消暑解热。此石子就是舍利子,此山因此得名。寺中有镇寺之宝聚宝盆,此物不方不圆,无棱无角,是采天地之精华,自然生成的石盆。有此宝山宝刹,真乃修行参禅的佛地圣境。
但好景不长,晚唐时期,朝廷昏庸,官场腐败,再加连年天灾,颗粒无收,导致了饥民遍野,战乱不断,天下再无清静之地。因此舍利山寺也就成了当时人祸的发源地之一。
据传说:天下如此纷乱不堪,饥民遍野,玉帝要收回800万饿死鬼,就派南天门的黄蛤蟆下凡收回。黄蛤蟆问道:“我到凡间收回多少,如何收回?”玉帝说:“自有天定之数。”黄蛤蟆不敢多问,就下凡投胎在山东曹州府冤句县黄家,取名黄巢。玉帝随即又召判官道:“赐你香油一罐,随从两名,到舍利山寺拟造饿鬼名册,油尽册成,不得有误。”判官领旨下殿,带着两名随从直奔舍利山寺。因怕把香油洒掉玉帝怪罪,就把油罐放在舍利山后的一块青石板上,随用随取。现在里半峪青石板的地名,就是当时留下的。如今的青石板上还有当初放油罐的印子。
    判官等三人来到舍利山寺后,每夜子时,夜深人静的时候,就着手点灯造册。但万事开头难,不知如何造,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个头绪来,正在犹豫之际,猛然看见了本寺住持和尚。和尚俗家姓王,于是判官第一页就写了一个“开刀先斩王和尚”,这便是人们后来流传中的“开刀先斩王和尚”之来历。然后寺内和尚挨个写,写到最后一个小和尚时不写了,心想道,让他每天夜里从青石板往回取油吧!等把油取完后再写他也不迟。可这个小和尚非常机灵,每当送油时就偷眼观看,当看到第一页“开刀先斩王和尚”和他的师兄们都在册上时,就问判官为什么把他们都造在册上,判官答道:“在劫难逃。”后来便有了一个成语“在劫难逃”。小和尚又问册何时能造成,判官又答道:“油尽册成”。他心里一想,觉得事情不妙,于是就多了个心眼,每当送油时判官问香油还有多少时,他都回答还有半油罐。最后将油全部取完时,判官又问油还有多少,他回答还有半油罐。因此后来将放油罐的那条沟就叫成了半油(峪)沟。第二天夜里,判官又要点灯造册,叫小和尚取油,小和尚说:“我的油已取完了,你的册也就告成了吧!”这下判官傻了眼。油尽册成,这是玉帝的旨意,天命难违,不敢多写一个。于是就和随从们合算了一下数字,不多不少,800万名。心想,这就是天定之数吧,我又何必多要一条命呢。于是就对小和尚说:“册已造成,天明就要照册杀人,在劫难逃,你快逃难吧。”小和尚一听,大吃一惊,跑出来和众僧人一说,差点把这群和尚吓的光头上长出毛来,拔腿就跑。小和尚见全寺和尚跑了个干净,他也到禅房找到聚宝盆,抱着朝南跑去,因为他把判官说的“难逃”听成了“南逃”。小和尚一口气跑到南面瓦岭村的山背后面,困乏难支,想睡一觉,又怕睡着后聚宝盆被人拿走,就将聚宝盆埋在一棵柏树下面,靠着柏树就睡着了,一觉醒来,满山遍野都是柏树,再也找不着那棵埋聚宝盆的柏树了。万般无柰,他只好在瓦岭村住下,化缘修寺看守那一洼柏树和埋在树下的聚宝盆,直到老死。
    再说,全寺僧人出得山门,慌不择路,跑到舍利山西面的一条土沟里躲了起来,所以这条沟的地名就叫僧沟(后来谐音为松沟,现今的里牌岭村)。唯有王和尚觉得那里也不保险,于是就拼命的往前跑,跑到一棵老柳树下,已筋疲力尽,实在跑不动了,就坐在树下喘气,但又怕被人发现,抬头一看,见这棵树上有个树洞,就钻进去躲了起来。这时黄巢已经起义造反,北上长安,路经此地,有高人指点,要想成就大事,须杀人祭刀,而且“开刀先斩王和尚”,他一路寻来,各处寺院都未找到姓王的和尚,最后来到舍利山寺又扑了空。找来找去,找到了这棵老柳树下,还是不见一人,黄巢十分气恼,手举大刀向这棵柳树砍去,手起刀落,将柳树拦腰斩断,谁知掉出一个血淋淋的和尚头。有人告诉他这便是王和尚,从此这块长柳树的地方就叫做柳树坪。自此杀开头,800万生灵便遭涂炭。
虽说以上传说有真有假,但是舍利山,半油(峪)沟、青石板、顺水洼、僧沟、柳树坪等地名至今流传,而西回村舍利山上的寺院在宋敕封以前,也称作“造册寺”,至今留传。
古寺香火起规模 舍利灵山受敕封
    佛教东传中国之后,它的发展就相当迅速,虽然中间也经过一段时期的调适和融合的阶段,基本上还是奠下了稳固的基础。
     佛教有它自己的团体(包括僧团和信徒),有自己的法律(各种戒律),自己的经典(经、论),还有严密的僧团组织,这些因素构成了佛教不可悔的庞大势力,对中国的传统政权隐然形成一股抗拒的势力,当然引起当政者的隐忧和恐惧,势必要想尽办法来加强对于佛教教权的控制和管理。
宋代高度集权的中央政府,除了汲取历代政权对于佛教教权的管经验外,还加上宋朝新政权本身的实际经验,使宋代政府对于佛教教权的控制和管理更上轨道,也更加制度化,使佛教教权完全屈服于政权之下,只能在种种禁令的束缚下求生存、求发展。
管理和控制主要是针对寺院本身和僧团组织这两方面来设计的,这里主要看对寺院本身 管理和控制。
    首先是寺院的兴建必须合于法令,不得违建或私刱,法令的依据就是赐额有无。没有赐额的寺院官府可以随时取缔或拆毁或转移他用,但是,违建或私刱的风气很盛,无额寺院的增加非常迅速,将无额寺院取缔等根本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治本之道还是将无额寺院纳入管理体系内,使得官府能够更有效,更有力的掌握和管理它们。 同时,无额寺院常有容留作奸犯科及私度和伪滥僧尼之事,使得寺院成为不法之徒的渊薮,造成治安的死角,这也是官府最担心,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实。所以,权宜变通之策实是必要的。
    权宜变通的办法就是在适当时机赐额给那些符合政府规定条件的无额寺院。所谓规定条件通常是指屋舍在百间或三十间以上,有功德,有佛像、有住持等,或位于名山胜境的庵舍,因地理位置特殊,虽然没有有符合以上规定条件也可以得到赐额。这种做法勿宁是更具意义和实质效果。北宋就曾四次大规模的赐额,同时也有好几次大规模的改赐寺额。南宋则没有,原因何在,不得而知。
规模赐额的寺名往往与当时的年号或皇帝诞节节名有关,如寿圣、承天、干元、天宁、景德、天禧、太平兴国、大中祥符(或称祥符)等寺额即是,而其中寿圣寺院竟有一州高达数十所之多的事,使得寿圣寺院几乎有遍及天下之情形。北宋政府先后四次大规模的敕额:
甲、太宗太平兴国三年(978)敕天下无额寺院若确有房廊、佛像、殿宇、僧尼等即赐给“太平兴国寺”和“干明寺”寺额;前者依年号命名,后者则以皇帝(或皇太后)诞节命名(太宗干明节,十月七日)。年号或生日为敕额,在宋代以前即有,如开元二十六年(738)敕两京和每州设开元寺观各一所即是。这 种以生日和年号为额者,有时还具有官寺的性质,如徽宗崇宁二年(1103)十月诏置的崇宁寺观,规定十方住持披剃,并赐紫衣、田土、经藏及恩度童行。
乙、真宗天禧二年(1018)四月,因为无额寺院已成奸盗之渊薮,并扰及地方之治安:乃令具备屋宇三十间以上,且有佛像、功德、僧尼住持者均赐额;至于名山胜境或高尚菴巖之寺院,虽屋舍未满三十间,若有佛像者亦一体颁赐。
    丙、仁宗嘉佑七年(1062)九月,帝病笃,乃诏天下系帖(登记有案)存留无额寺院皆特赐名额,四京(东京开封府、西京河南府、京应天府、北京大名府)管内无系帖而舍屋在百间以上者亦赐额,得额者达千余所之多。
丁、英宗治平四年(1067)正月,驾崩,并受徽号德音。诏令无敕额有屋宇三十间以上,且有佛像者,皆赐「寿圣」寺额(乃英宗诞节,正月三日),藉以追福。时寺院以寿圣为名者,一州或至十数所,寿圣院几有遍及天下之慨。
    宋代以皇帝或皇太后诞节名称为敕赐寺观之名额者本不乏其例,用以祈福其意义与在诞节剃度僧道相同。皇帝诞节如干明(太宗)、承天(真宗,十二月二日)、干元(仁宗,四月十四日)、天宁(徽宗,十月十日,原称崇宁)等节名皆被作为寺额者,却不及寿圣寺院之浮滥。高宗绍兴三十二年(1162)六月,因高宗被尊为光尧寿圣太上皇,乃尽改寿圣寺额为广福,以避其尊讳。
宋代对私刱佛寺或无敕额佛寺虽屡有严禁,而私刱者仍盛行。除了赐额给那些无额寺院外,基于管理上的便利,对于有额合法寺院也经常改赐,如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和英宗治平年间(1064—1066)均曾大规模改赐,宋元志书保存了不少改赐寺额的例子。
赐寺额的程序一般为:由地方代为陈情,再由朝廷颁赐,并给牒收执。神宗元丰以前(1078)例由中书门下给牒,元丰以后则由尚书省给付。凡牒必奉敕宣付,故敕、牒互通,所以有“准敕故牒”字样,并且由宰执亲押,甚为隆重。除敕牒外,尚有由官司给付的公据,不需上申朝廷,又有尚书省给付的省符,礼部给付的部符和常平茶盐诸司给付的使帖。名称非一,功用则同。
根据以上资料可以看出,西回舍利山的古寺,在至道元年挖取出舍利子和佛骨以后,这座灵山一定香火袅绕,规模大增,达到了“屋舍在百间或三十间以上,有功德,有佛像、有住持”的国家规定赐额之列,受国家法令保护。因此,在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得到了“敕赐寿圣之寺”的赐额。
虽然在宋代寿圣寺遍及天下,但在目前所存赐额极少。现存较有规模的山西芮城寿圣寺、广西桂平白石山寿圣寺均为宋神宗熙宁年间(1068—1078)所赐,而西回舍利山所存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敕赐寿圣之寺”赐额在其二者之前至少5年,而且是前一代皇帝所赐。
    (七)结语
    我不是佛家弟子更不是佛学专家,因此,所提出的观点不一定得到专家学者认可,但我力求以典籍找证据,先说服自己,再写出来与大家共勉。
    1.西回古村渊源流长;
    2.西回舍利山是佛教圣地,几经起落,宋代全国闻名;
    3.舍利山上舍利子不是民间杜撰,确有其物,也许就在某个朝代一次大的法会或某个有道高僧感化佛祖,而天降舍利于这里;
    4.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敕赐寿圣之寺”赐额是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它将一个山野村庄与有着300多年历史的大宋王朝的政治制度和佛教管理制度紧紧的联系起来,又为历史学者开启了一扇探索历史的大门。


本文出自:  
西回——一个鲜为人知的古村与佛门圣地-大地随某行 - 新浪BLOG

  评论这张
 
阅读(9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